蓼丸

我英轰出, 鬼灭义炭,妹妹赛高!佛系产出(佛系微笑) CP 休息中:乌鲁

© 蓼丸

Powered by LOFTER

第一張富岡

水波畫起來好好玩

休假的下午愉快摸兔!

就愛這個兔騷味!(明明是狐狸

摸一個神樂舞炭治郎~

神樂舞真的好帥呀~炭爸也很帥氣!



关于久兔的产生

晚上有人问我久兔一开始是怎么诞生的,

觉得这个可以讲一下,好奇的人就看看吧——


一开始画得其实是一篇温馨向小短漫,

设定因为安德瓦的关系,轰心情不好,下午就会坐在小草坡上整理心情,连续好多天,我就想弄个什么可爱治愈的东西来安慰安慰他,于是就出现了“兔子”,

我把出久画成了可爱小动物,希望借由他的出现,让轰在草坡上感到惊喜,他们可以一起渡过无数个美好的下午茶时光,暂时忘却身后烦恼的事,轰也可以因为和久兔相处的关系,心变得越来越柔软、可以快乐起来。人们总是看见自己想看的东西,尽管他只是一只平凡无奇的小兔子,轰从他身上看到了温暖,从此对于轰,他便不再只是一只兔子。他们成为了彼此最重要的存在。


兔子这系列的主旨就是——简单而幸福。

和你一起所以感到快乐。


(((不过我并没有画出来啦,后来变成沙雕条漫系列了!但是看起来有逗笑一些人,稍微带给你们一点快乐的话,我也很高兴哦!)))


PS. 让久兔吃头发一开始是为了让轰注意到身后来了一只兔子(๑و•̀ω•́)

第一张彩图其实是想摸鱼撷取了最初小短漫的其中一格画的。


久兔:"...得想辦法停掉這個惱人的聲音!"

副標 : 不能解決問題的時候,就解決產生問題的人(X

淺談睡眠障礙與睡眠呼吸中止症——

炭:"義勇先生,...請抱抱我吧!"

义炭/难寐

谢谢!生日吃到义炭就是快乐!

大家都快来吃义炭阿!


没有鹿:

预警:江湖+妖兽+醉酒,和题目没什么关联,很雷


bgm是海鲜面作曲的红线盗盒,虽然也没什么关联


是给阿丸的生贺+投喂,尽力想把炭写得可爱(但是感觉也还是那样),将就看看xxx


生日快乐,很喜欢你,比心 @蓼丸


 


 


夏末的初喧城里新来了两只妖兽。


一位将头发低低束在脖颈,冰冷的眼里不带半分情绪,腰间别着长刀,流动着银色冷光的刀鞘看不出材质,着墨蓝长袍,宽大的袖口以浅色丝线绣出翻卷的水浪。披一身森冷气息,漫不经心地撑着伞斜斜蔽住头顶。


背着布包跟在他身后的少年却是满眼兴奋地左看右看,扎高的短马尾和下垂的花牌耳坠随着脚步一颤一颤,剪裁得当的胡服小褂颜色比头发略微明亮一些,窄袖下端绣着同样风格的金色火焰。短刀随意地别在腰间,棕色的陶圩一下一下打在革制的刀鞘上。


虽说是妖兽,乍眼一看却和常见的江湖人士并无多少差异。


……如果忽略两人头上支棱的兽耳和少年身后毛茸茸的红棕色尾巴的话。


“义勇先生——我们要不要先去找家客栈歇脚?”


“义勇先生——你看那荷花开得真好看。”


“义勇先生——太阳已经快落山了为什么还要撑伞呢?”


“义勇先生——”


“热。”青年冷着脸吐出一个字。常年生活在冰原的狼总是无法习惯中原的夏季,即便默念着清心咒也依然是烦闷不堪。他本希望精力充沛过头的狐妖能安静地闭嘴赶路,不想对方却如同受了鼓舞一般吵闹得更加起劲,身后狐尾摇晃个不停。富冈义勇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还能被喊出这么多种音调,高低起伏错落有致,吵吵嚷嚷像一支过于欢腾的小曲。


“义勇——”突然爆开的水花将娇嫩欲滴的浅粉花朵连着叶片击得粉碎,水箭笔直地向两人射来。


灶门炭治郎一个轻巧的后空翻向后跃去,一记扫堂腿利落地踢上刚幻化成人形的鱼妖的腹部,同时将缭绕着火焰的短刀抵上了对方的脖颈。


“——先生,如果她放弃继续袭击的话,我可以不下死手吗?”


    


      


      


      


     


“两碗面,谢谢。”炭治郎笑着对店家说。


富冈义勇挑了树荫处坐下,回忆着方才被袭击时炭治郎的应对。反应迅速不拖泥带水,并且在第一时间判断了形势,已经不需要他出手帮忙,比两人初次见面时进步了不知多少。


于是他又想起那天纷飞的雪花,洁白的冰原被染出一条狰狞的血路。妖力衰减到结界都无法察觉的少年脸上结了血痂,怀里抱着面色惨白的少女向他哭喊道:“求求您……救救我妹妹!要我做什么都行!”


“……义勇先生?”炭治郎凑近问道:“面凉了味道会变差的。”


少年的似乎心情不佳,脸色古怪得紧,他便问道:“什么事?”


“没……”瞧见对方的眼神,炭治郎闷声收回了否认的言语:“我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居然一眼就看出来了……嗯,刚刚嗅到味道,抬头看见对面一家店铺墙上挂着赤狐的皮毛。”


富冈义勇本想说一句“你的情绪都是挂在脸上的”,听了后半句又默默咽了回去:“认识?”


“不,只是感到有些难过。”


“实力不敌对手就会被视作猎物在痛苦中死去。”他淡淡地说,“这是法则。”


“这句话听起来好冷酷不近人情。”


富冈义勇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在听见这句话的一瞬间想要辩解:“……我就是这样的。”


“……”


“但是如果义勇先生真是这样想的话,就不会救下我和弥豆子了,也不会耗费妖力将她的元神封存在冰原里修养。”炭治郎抬起头看向他,向来直白的清澈的红色眼眸此刻却绕了一点狡黠:“更不会离开冰原来到中土。”


“义勇先生只是不想让我太难过,宁愿我将悲伤转化成愤怒吧?很像您的作风哦。”炭治郎撑起身子,隔着桌上的碗筷油污向前俯去,嘴唇在微微讶异着一动不动的青年脸上轻轻一点:“谢谢您。以后请再坦诚一点吧。”


“……有油。”


“啊……非常抱歉!”


    


   


   


    


“你不回自己的房间吗?”青年的语气有些生硬。


他有点介意自己傍晚被炭治郎噎住的事实,心绪也因为那个突如其来的吻变得乱糟糟的。


罪魁祸首倒是一脸染不上丝毫阴霾的灿烂笑容:“想要和义勇先生聊聊。”他将酒瓶中澄澈的液体倾入两只土色陶碗:“青梅酒可是本地的招牌,义勇先生不来一点吗?嗯?这个气味怎么和印象里的梅子酒不太一样,”炭治郎表情惊愕地看着富冈义勇捧起陶碗一饮而尽:“……感觉更烈?”


青年皱了皱眉,背过身兀自烦闷:“没有特殊的感觉。”


“唔,大概是我的错觉吧。”炭治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像要模仿什么似的仰头灌酒入喉:“咳、好、好辣!这里的青梅酒和我以前喝过的很不一样!这就是特色吗,好厉害!”


“尽快结束。”带着一丝气恼的声音从面前传来,少年捕捉到几缕混乱的气味飘来又不知所踪,向来灵敏的感官此刻却有些找不着方向:“……我想问义勇先生为什么会救下我们,还愿意放下修炼帮助我来中原寻找治疗弥豆子的药材。”


“既然你们出现在我的面前,就不能坐视不管。”空气、好烫……捕捉不到义勇先生的味道。


“可是既然灰狼在冰原周围布置了结界,就是不想插手种群之外的人的事吧?”炭治郎听见自己问。脑袋仿佛搅成了一团糖浆,黏答答翻涌出凌乱而香甜的危险情感。


“是。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切就更像是天意,换句话说也就是缘分。”富冈义勇答道。


背后传来一声傻乎乎的笑声,他回过头,炭治郎眼神飘忽不定地游离着,脸上是他从未见过的迷蒙的笑,被酒气熏得嫣红的眼尾看上去仿佛哭过一般,在和自己对视后便咧开了嘴:“义勇先生……你知不知道缘分这两个字说出口是很容易被人误会的啊。”


“喜欢你。”


他屏住了呼吸。几息之后富冈义勇重重吐出了一口浊气,语调是这几天难得的平静至极:“你醉了。”


“哈。”炭治郎埋下头,“您真会说笑,青梅酒才不会醉呢。”


青年张了张口,最后又什么都没说。炭治郎将脸埋在臂弯中看不见表情,红棕色的耳朵却在头上一耸一耸,只是看起来不是警觉,反而像在哭。


走神的空当少年却是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脸上没擦掉的眼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蒸干,兽瞳里的情绪比埋下头之前还要混沌不堪:“那……为什么不立刻离开这里……?为什么不干脆地拒绝我?您不是一个迟疑的人吧?”


“义勇先生、您是不是……也喜欢我呢?”


屋里的酒气更加浓郁了,极具侵略性地向他袭来。清心咒效果甚微,在小狐妖如同下午一般向他凑近时他甚至完全失去了反应能力,直到那个蜻蜓点水般的吻离开他紧抿的嘴唇时他才听见对方轻声问道:“……我说的对吗?”


吐字间的浓烈酒气尽数喷在他脸上。


“啊……现在能闻到了……义勇先生身上的气息、变了哦。”


血液凝固。清心咒应声中断。灰狼心里掀起前所未有的惊涛骇浪。身体比大脑更快做出了反应,他起身扯着对方退后几步,两人一起摔在客栈单薄咯人的床褥上。衣衫因一系列动作变得凌乱不堪,翻身压住对方时他看见少年露出了大片布着伤痕的胸口。


耳边是呢喃不清的动情话语,炭治郎一只手插进他散开的头发,另一只手攀上他的腰间。酒气仍在暗涌,烛影摇摇晃晃,两只尾巴缠合在一起,身下人滚烫的肌肤几乎要将他灼伤。


该死。触碰到那两片柔软唇瓣时富冈义勇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


我也醉了。



fin.


这两人搞了,真的搞了,只是我没有驾照就不上高速了(顶锅盖跑)


一些设定:


义:冰原灰狼,低马尾,袖口浅色水纹,墨蓝长袍,有时会披一件对半开的异色大氅,长刀别在左腰,刀鞘是蛇皮,怀里藏一支玉笛,尾巴被挡,警觉时耳朵会一耸一耸,精神高度紧张或者情绪激烈的时候兽瞳也会出现,自己不知道的千杯不醉


炭:赤狐,高马尾,袖口金色火纹,红色胡服同色小褂长靴,陶埙和短刀都别在左腰,刀鞘是遭受袭击时为保护妹妹被撕扯下的背部皮毛,有犬齿,毛茸茸的红色大尾巴很随意地露在外面,精神高度紧张或者情绪激烈的时候兽瞳也会出现,酒量平平


兄妹俩是难见的储灵体质(吃了很滋补)因此从小躲在结界里,结界松动时被袭击,妹妹重伤,一直逃逃到了环境恶劣的冰原,奄奄一息时被义勇所救,如今炭跟着义勇游历人世,历练找药材中,弥豆子中了毒,只能先将身体和元神分开封存在冰中,在练成丹药在将元神放回身体解毒




可能还会继续完善设定写这个pa,但是不会有后续车的别想了(被打)


我喜欢江湖少年x


(再次) 阿丸生日快乐!!!


犹豫了好久都不敢点发布,我好怂哦

开荒一下!

吉利百代:

大家好,我投靠义炭了

阿冷今天不更新:

義炭群!
ONLY

有活動在九月,有興趣可以來康康🎴

欢迎加入🎴义炭咕咕相馆🎴,群聊号码:726730726

是 @轰出数据处理总署 绿谷生贺活动的图,

感谢邀请(´ ▽`).。o♡

文在这里

身邊有這樣一個人嗎?

為了你的笑容,包容你的各種小任性,

總是陪伴著你、給你依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久兔:"謝謝你頭上這些草,真的很好吃ZZZZZZZZ"

PS.這坨久兔越來越像草仔粿了(P2草仔粿出沒)

可能是蘿蔔絲肉燥的口味,或紅白雙絲餡的(?

前篇彙整 : 

兔兔這麼可愛,怎麼可以吃兔兔

兔兔這麼毫無防備,怎麼可以抓兔兔

兔兔這麼專心,怎麼可以嚇兔兔

兔兔這麼柔弱,怎麼可以親親抱抱

祝大家好夢~

突然发现下午发的图一开始画质怪怪的,
后来再看又正常了。。。
为啥?
是我图档太大吗????!

(随便扔个草稿求解

畫一個轟轟

很久之前那個不良少年被久撿回家的設定

淋雨頭髮濕濕擦頭髮

(語無倫次

 出久生日剛好更新!祝最可愛的小天使生日快樂!!!我永遠愛他!!!

---------------------------------------------------------
"這麼可愛一定是男孩子!!!"

久兔:“你瞅啥瞅?!?!吃我一記SMASH!!! "

兔兔又來了~沙雕東西我也可以搞好久,

真是太廢了這手速2333333

前篇指路 : 

兔兔這麼可愛,怎麼可以吃兔兔

兔兔這麼毫無防備,怎麼可以抓兔兔

兔兔這麼專心,怎麼可以嚇兔兔

很廢的我混在神仙之中跟一波

轰出数据处理总署:

【2019年绿谷出久生贺活动·终宣】

————《轰焦冻与绿谷出久的梦游仙境》

———————————————

【活动介绍】

为庆祝我们家绿谷宝贝今年的生日,【轰出数据处理总署】携手35位文手,34位画手共创了一个大型生贺月活动。

接下来从绿谷生日当天开始,会由【轰出数据处理总署主页号】在Lof上发布生贺的第一章,持续日更一个月。(共36章) 

———————————————

【人物背景身份设定】

原作职英背景,在一场预谋已久事态极其恶劣的战斗中,英雄焦冻(24岁)和英雄人偶(24岁)被狡猾的敌人以同归于尽的方式击倒在地。

敌人的个性是“迷失”,中了该个性的对象会在几分钟内失去意识昏迷过去,迷失自我并陷入未知的梦境里(植物人状态)。

由于是放出系个性,该个性解除的办法只有3种:

1、个性发动者主动去解除。

2、经过一段时间后个性到效自动解除。(过往中了该敌人个性的案例是7-30天左右自动恢复。)

3、“迷失者”达成某种解除的条件使自身苏醒过来。(未有过相关案例,具体条件无人得知。)

自杀式的反击威力惊人,轰出两人过了整整两个月都没有醒来的迹象。他们到底什么时候能够醒来?连研究精神系方面的专家医生都表示束手无策,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而那名敌人早就因为用尽全力且失血过多当场毙命,这也意味着,再也没有人能够解除这个个性了。

———————————————

轰出两人的意识被双双卷入未知的世界。在这个神秘空间(梦境)里,他们经历了33个不同时空的故事。这33个世界都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干的存在,在有的世界里他们是勇者跟王子,有的世界里是没有个性的存在,有的世界里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们从一开始还能保持自己原本(主世界)的记忆,到最后逐渐迷失在了里面。

随着时间的过去,可能是因为敌人迷失的个性开始消弱,他们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的事情。慢慢地他们恢复了一些原本的记忆,而此时梦境的世界开始扭曲崩塌。“出不去的话大概会脑死亡。”意识到这点的两人开始寻找回归原本世界的方法,经历一切的两人能否平安苏醒过来?两人最后的结局又会如何?敬请收看由【轰出数据处理总署】企划的长篇连载轰出文《轰出梦游仙境》

———————————————

事件发生的时间是在6月底,轰出两人是双向暗恋,轰焦冻原本打算在绿谷25岁的生日上表白心意,没想到发生了如此意外。 

【活动时间】

7月15日(绿谷生日第一章发布)~8月18日(大结局)

期间每天发一章,正文总共35章。(番外1章,于大结局第二天8月19日发) 

【参与人员】

—————【文手】——————

【第一章(主世界)】 @红糖冰橙水 

【第二章(梦境)】 @红糖冰橙水 

【第三章(梦境)】 @OOC 

【第四章(梦境)】 @绿君 

【第五章(梦境)】 @咻咻 

【第六章(梦境)】 @人间客 

【第七章(梦境)】 @圭圭圭 

【第八章(梦境)】 @yukika 

【第九章(梦境)】 @a铜 

【第十章(梦境)】 @月因 

【第十一章(梦境)】 @Serment 

【第十二章(梦境)】 @乌鲁——自闭中 

【第十三章(梦境)】 @君啾啾 

【第十四章(梦境)】 @田中鸡肉派 

【第十五章(梦境)】 @明帮竹天疯 

【第十六章(梦境)】 @精神污染薬 

【第十七章(梦境)】 @1一1@辶力田介 

【第十八章(梦境)】 @梨榠 

【第十九章(梦境)】 @蒔葉境域 

【第二十章(梦境)】 @言歌 

【第二十一章(梦境)】 @小残爷 

【第二十二章(梦境)】 @深巷 

【第二十三章(梦境)】 @Regina-MHAonly 

【第二十四章(梦境)】 @嘲风Iryeon 

【第二十五章(梦境)】 @喵ver 

【第二十六章(梦境)】 @吱吱作响 

【第二十七章(梦境)】@古見硝子

【第二十八章(梦境)】@江尽平野

【第二十九章(梦境)】 @Kiiiiye 

【第三十章(梦境)】 @困困小南 

【第三十一章(梦境)】 @灼愠

【第三十二章(梦境)】 @哈啾 

【第三十三章(梦境)】 @甜瓜 

【第三十四章(梦境)】 @伍砚 

【第三十五章(梦境-主世界)】 @墨洛歌 

【第三十六章(主世界-番外)】 @草莓大福生产工厂 

 

—————【画手】——————

【第一章(主世界)】@球球

【第二章(梦境)】@球球

【第三章(梦境)】@兩千一樹 

【第四章(梦境)】 @时间酒 

【第五章(梦境)】 @Fish醬 

【第六章(梦境)】 @伊猫猫 

【第七章(梦境)】 @轟出倉庫 

【第八章(梦境)】 @奶盖西瓜汁 

【第九章(梦境)】 @iwa選手居然带球撞人 

【第十章(梦境)】 @amei 

【第十一章(梦境)】 @柿川 

【第十二章(梦境)】 @蓼丸 

【第十三章(梦境)】 @豆你妹腐 

【第十四章(梦境)】 @R1BELS 

【第十五章(梦境)】 @摔饺的跟头 

【第十六章(梦境)】@月灯

【第十七章(梦境)】 @ドンドン♪ 

【第十八章(梦境)】 @三子三纸 

【第十九章(梦境)】 @nagare 

【第二十章(梦境)】 @枼小镜 

【第二十一章(梦境)】 @蟲蟲凍 

【第二十二章(梦境)】 @呆猫 

【第二十三章(梦境)】@草莓吧噗放点抹茶粉

【第二十四章(梦境)】 @吉士蛋猪猪扒 

【第二十五章(梦境)】 @🍧❤️🍵 

【第二十六章(梦境)】 @王大山大王 

【第二十七章(梦境)】 @青い棘 

【第二十八章(梦境)】@草莓吧噗放点抹茶粉

【第二十九章(梦境)】 @黄油猫 

【第三十章(梦境)】 @六页的饲养盆 

【第三十一章(梦境)】 @-Anbai- 

【第三十二章(梦境)】 @哈啾 

【第三十三章(梦境)】 @空茶 

【第三十四章(梦境)】 @炫迈迈迈_ 

【第三十五章(梦境-主世界)】 @一只火腿胖又圆 

【第三十六章(主世界-番外)】 @披山来 

 

———————————————

【活动策划与组织】  @栉名梳子 

【校对修改与整理】轰出数据处理总署全体管理员 @栉名梳子  @山崎红叶 @甜瓜 @抹茶子奶盖儿 @喵ver  @柠檬形开水壶  @墨洛歌  @草莓吧噗放点抹茶粉  @灯华°   @输入电流Vin⚡ 

———————————————

【其他补充】

1、除开头3章以及结尾3章剧情会有一定承接外,其余世界(梦境)完全独立互不相干。(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大背景下串联的各种小故事,33个一发完轰出。)

2、其他任何疑问可直接咨询活动负责人【 @栉名梳子 】

3、感谢参与活动的所有人员!大家辛苦了!!

4、本次活动一切后续请关注【轰出梦游仙境】这个tag。

【轰出only数据处理总署】——每日定时推荐轰出新粮,推荐优秀连载文漫,每周整理轰出优质旧粮。另有官糖资讯通知,官方谷子上新通知,漫展资讯,同人文漫本、同人周边资讯安利,轰出同框官周整理的数据处理群。

欢迎大家开心交同好、氪cp、产粮说脑洞、开车。只要在不违反群规的基础下聊日常玩游戏都很OK。

群号:591264107

群号:591264107 

群号:591264107 


是稿~

分別是出任務狀態的三人

我过几天就来更新!我是说真的。(。ŏ_ŏ)

改个表情包,
说不听但捂的是眼睛呢。。。

綠谷出久永遠不知道,自己為何擁有讓病人聽話的能力。

轟表示 : 請立即給我做人工呼吸。

久 : 電擊器拿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更新了這次不是兔兔!  工作塞了兔兔晚點!

這次設定是患者轟X護士久,為了開車而鋪的沙雕劇情條漫,

覺得鋪點劇情再開車會更好~

預計三篇搞定, @烟斗 久等了!


(備註:鬧脾氣刁難醫護人員是不好的哦!好孩子不要學233333)

更新!!!!!又是兔兔~(((你們會不會看膩哈

總之我是畫得很快樂~可能會畫完所有想到的梗

久兔 : "我看不見你,你就看不見我。"(抖動)(捂脸紧张到放屁

即便是裝死,也要再多吃一口

轟的台詞依舊只有一個字

前篇指路 : 

兔兔這麼可愛,怎麼可以吃兔兔

兔兔這麼毫無防備,怎麼可以抓兔兔

上次那個兔子的後續

PS. 无性转,只是长发,长发美男子这种
(为了给久兔有发量食用)

前篇 : 兔兔那麼可愛,怎麼可以吃兔兔?

睡前努力擠一個出來(用力

靈魂作畫 不美型只沙雕233333

這次的標題依舊是兔兔這麼OO,怎麼可以O兔兔!

來你們自由發揮哈哈哈

最近忙摸魚以示活著!

是兔兔!腦補了一個略沙雕的轟出小故事,兔久和人類轟轟,

有人想看嘛!?

兔兔這麼可愛,所以即便他吃你頭髮,也不可以修理兔兔!

((((我知道我還欠人一部車

快要成為一 個色圖畫手了...

好久沒畫轟出

不會上色嚶嚶嚶

是王子轰和侍从久,

提示:
小久不只露腿还有露出一点...(消音

是 @乌鲁——自闭中 周叶文 人魚的眼淚07  里的王子殿下修修!

和先前的人魚小周是一套(?)— 人魚周

至於為什麼拿西瓜...只能說最近太熱了適合吃西瓜!

西瓜乃我的精神所在(點頭

我不知道我更這個要幹嘛233333

煎包啊小籠包啊~都很好吃的,嗯!


一樣是點梗的還債!  想到啥先畫啥~

 @寒酥-咸鱼腌制中 點的書店樓梯間那個被綠谷側光微笑撞到心臟的轟轟

咿  只畫了兩格,希望不嫌棄

是 @乌鲁 周叶文–人魚的眼淚裡的人魚小周~

這篇文真的很好看!帶有濃濃的神話色彩,

設定的世界觀也很有趣,來來來!

雀躍指路: 

人魚的眼淚01

人魚的眼淚02

人鱼的眼泪03

人魚的眼淚04

人鱼的眼泪05

雖說還沒出場,我就先畫一個!

PS.親吻的是叶修的手背

自家CP專用,抱圖可以~但不可以用來當頭像哦!


還債!先從有感覺的開始畫

 @柏舟點的女裝大老轟X軟萌騎士小久~ 

第二張崩壞注意


請問你掉落的是粉色的奧蘿轟還是藍色的奧蘿轟?

久:???????????小孩子才作選擇,我全都要。


【周叶】人鱼的眼泪

快!老福特别限流了!


乌鲁:

                             (2)神谕



   踢踏的脚步声踩在玉砖上,清脆的响出鼓噪的乐章来。叶修刚扭头,就看见自己的另一面镜子里的人正气喘吁吁的靠在门框上,汗水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流,目光热烈的注视着自己。叶修轻笑了一声,“体力这么废吗?”他手指略过木架,拿起上面搭着的洗脸手帕,走过去把汗替叶秋擦了去。走的近更能看到叶秋的眼睛,那目光跟散发着灼灼光芒的灯芯似的,纯粹而热烈。“顶多也就是从你的寝宫往我的寝宫来,就这么点距离。啧,该锻炼了啊~”叶修又忍不住捉弄起叶秋,可那声音却忍不住愈发轻柔了起来。


  


 


  


  “混蛋哥哥!”叶秋瞪着叶修,手掌紧紧抓住了叶修的手,“你今晚别想逃!”


  



  


  叶修看了看叶秋的脸,又看了眼自己被困住的手臂,无奈的叹了口气,“睡觉呢,睡觉也看着吗?”


  



  


  “看着!大不了一起睡!”叶秋毫不犹豫的回答。


  



  


  叶修眼皮掠过叶秋的脸,停留在那飞扬的发丝着,替他安抚了凌乱的头发,缓缓地笑了开来,说道:“这么大了还和哥哥睡觉哪?”


    




  “叶修!”叶秋忿忿喊了一声,却找不到可以应对的话来。


  




  


  “哈哈哈~”叶修轻快的笑了出来,“行,哥哥先带你去洗澡,洗完澡我们就去睡觉。”为了弟弟的脸皮着想,叶修很快的用其他话搪塞过去,他反握住了弟弟的手,带着他去浴池。


  


 




  这是一个露天的浴池,四四方方的浴池上空缥缈着轻烟,四周立着八根柱子。玫瑰的藤蔓顺着柱子盘旋而上,娇嫩的玫瑰吐出一颗颗夜晚也能发出夺目光芒的明珠。鲜红莹白与甘当衬托的绿色互相萦绕着,这不过是这个国家最出名的雕刻和着色技艺的一种而已。今晚,这个浴室即将迎来两个人,在晚上刚刚落下幕布,天色还在昏暗线交错之间,黑夜拉扯着那浴池上的轻烟,将它们拖入黑暗的世界里。“哥哥,这是父王赐给你的专属温泉,我不能来的……”


  


  


  “没事,既然是赐给我的,我想带谁过来就过来。”


  


  


  “但是……”


  


  



  “之前又不是没来洗过,这会儿犹豫什么,需要我帮忙扒光衣服丢进去?”


  



  


  “混蛋哥哥……”




        似乎是终于讨论完毕,浴池终于迎来了两个客人。穿着同样服饰的长相相同的两个少年牵着手,一前一后的到了温泉旁边,“自己乖乖脱衣服下去,不然哥哥就要出手帮忙了哟。”叶修撑着手臂在一旁等着,就看着叶秋动作。


  



  


  “我知道了!”叶秋清楚的意识到,他将会永远被这个哥哥吃的死死的,于是忍不住认命的叹了口气,将手放在了腰间的束带上。 辛西娅国天气炎热,国民崇尚舒适,服饰材料主要以棉麻和丝织品为主。叶修和叶秋这两个王族子弟平时穿的也是棉麻制衣,样式也显得略单调,纯白的衣袍只在袖口衣领衣摆有些花纹,堪堪的用一根束带系腰。叶秋把束带解开放在一边,纯白的袍子就像花儿散了开来,叶秋把衣服脱下规规矩矩的叠在一边。然而,就这前后不到十秒钟的功夫,旁边立着的叶修就不见了人影。


  


  


  “……”已经彻底黑下来的世界只剩下温泉这儿还是明的,夜明珠幽幽闪着光,像是萤火虫一般。叶秋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四周,终于确定这个温泉只剩下他一个人。叶秋又把袍子默默地穿上,把束带重新打结、铺陈。





        在这个城堡的人迹罕至的小角落里,颤悠悠的嗓音响了起来,“有人在附近吗?有火把吗?领我出去啊……”星星的微光照耀不到身上,只有温泉水被风吹动的声音响在耳畔,叶秋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他坐了下来,抱住了自己的双臂,将自己缩成一团,小声的骂着:“混蛋哥哥……”


  


  


    


  叶秋口中的混蛋哥哥自在的踏过内宫、外宫的一道道殿门往外边走着,王宫城堡位于半山腰,它的上面也就是山顶才是神庙所在的地方,巫师也长期住在那儿。眼前侍卫、侍女一个个从他身边略过,朝着他行礼。在一个侍卫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叶修抓了他的后颈,侍卫反应迅速,顺着叶修牵引的方向倒退,然后行云流水的跪了下来,“殿下,您有什么吩咐。”


  


  




  “二等侍卫,你现在去后院荆棘温泉那儿把叶秋带回寝宫。”



  


  “是,叶修殿下。”还没等侍卫说完,叶修就继续往外走,他一个人走到阴暗的仓库里,打开一个柜子,里面的的萤火虫们安安静静的待在那儿发着光,“拜托你们了。”叶修露出一个微笑来,打开了地下的暗道。听到了指令,萤火虫争先恐后的涌向地道,像一朵朵娇小的迎春花儿在空中飘舞,撒满了这个空旷的地洞的入口,叶修看过去,只觉得这成了一片花海。


  


  


  “呼哟?”忽悠不知道从哪飞进来落在叶修肩膀上,叶修瞧着它的黑眼珠子,问:“你去哪儿了?”


  




  


  “呼……哟……”忽悠摇了摇它的尾羽,小爪子也跟着一摆一摆,居然翻了个个儿,用屁股对着叶修。


  




  “啧,”叶修蹙着眉头,抓着它的尾羽拎了起来,“一只小鸟还想跟我玩秘密呢~”一个“呢”字被拖得极长, 看着忽悠黑色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叶修嘴角染上了兴致的意味,“有趣。”忽悠见状,果断地歪了头闭了眼,躺尸去了。


  




  “呵。”叶修见状,拎着忽悠往地道走,刚才仿佛还在闹脾气的它们见叶修要下来了,迅速的团成一团,给叶修看路和下脚的空间。“谢谢。”叶修对萤火虫们这样说着,萤火虫的光芒好似更亮了一些。


  



  


  这个隧道也不知道是谁弄出来的,也不算太长,叶修从小就是通过这个隧道钻出王城去海边玩,回来也是通过这里。等叶修从这个隧道钻出来,天空已经漫上银河了,星点密密麻麻流淌,通往不知名的遥远的尽头。叶修拨了几下枝条把洞口盖上,他又看了忽悠一眼,忽悠居然还在躺尸,叶修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只鸟儿跟自家的弟弟是真的像,可爱的紧,怎么欺负都只嫌不够。他弹了一下忽悠的鸟嘴,忽悠的身体摇摆着,晃晃悠悠,晃晃悠悠,但是它还是闭着眼睛。


  



  


  这会儿叶秋已经回去了吧?说不定又在骂他混蛋哥哥。叶修看着星空,忍不住笑的眼角弯弯。微黄的光芒包裹着他的身躯,倒映着眼底烂漫的星星,叶修整个人显得比天上的星星还要璀璨,这是一副难得一见的景观,也是只有叶修一个人能够创造出来的景观。


  


  ……






  幸而神谕只有国王王后可以听,神庙附近都没人,叶修把身体靠在柱子上,等待着巫师说话。“现在开始宣布神谕!” 来了,叶修神色一凛。 “神挑选出来的圣子是叶秋!”巫师严肃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是!”叶修听到父王和母后的声音,他抬头望着天空,眉眼逐渐锋利了起来。


  



  


  “神告诫我,叶修王子拥有举世无双的智慧和能力,由他统领辛西娅国,将带领着国家走向繁荣与昌盛。祝贺国王王后!”


  



  “感谢万能的神的指引!”


    




  叶修听到了重点,知道不能在这里逗留,他又一个人偷偷摸了出去。但是,也因而错过之后的巫师的话,“双生子是王族的诅咒,叶修叶秋两位殿下本来就只能活下一个,幸而神选择了叶修殿下。接下来是我的个人建议,国王陛下……”


  


  


  “请。”国王又垂了垂头。


  



  


  “刚刚叶修殿下在外边听到了神谕,但是,现在已经走了,”国王和王后下意识的往门外看,那里一直都是空空荡荡的。巫师闭着眼睛继续说:“两位殿下自幼感情笃厚,请陛下严加看管,千万别出差错。”



  


  “是!”国王王后深深地鞠了一躬,朝着外边走去。


  


  



  当大殿只剩下巫师一个人,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拿出卜辞来,轻轻的抚摸着卜面,上面耀眼的金光闪耀者,从指尖流动,蜿蜒的像条小溪,而这小溪慢慢的汇聚起来,成为了图像,上面只有两个字:“叶修。”这神降下的旨意。


  



  


  巫师又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室内燃烧的灯芯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火苗摇晃着,摇晃着,橘红的光芒升入了天上,想要抵达那高阔的星空之上。




        “当星河无比的闪耀




         当海水升涌到天空




         海豚将飞跃过城堡




         亚特兰蒂斯会重现”





        想到这个预言,巫师忍不住笑了起来,“亚特兰蒂斯,好久不见。”


  


  


  


  


  


  


  


  


  


  


  


  


  


  


  

稿子画完了!我来还债了哈!!!!

【周叶】人鱼的眼泪

特别喜欢修修躺在沙滩上那段,

想像一下四肢上下摆动在沙滩上刮出一幅画的修修,

世界美好。♡⃛◟( ˊ̱˂˃ˋ̱ )◞⸜₍ ˍ́˱˲ˍ̀ ₎⸝◟( ˊ̱˂˃ˋ̱ )◞♡⃛


先还债之后我画爆!


乌鲁:

1.追求剧情而不是玩梗,所以发展慢热(老粉都懂)


2.人鱼周x人类叶,架空背景


3.全文大概二十万字,更新不定,he/be全在一念之间,慎重入坑




                    (1)逃跑




  苍蓝色的海水与天空放射出的橘黄色云团交际于天际线上,互相映染着, 快要落下的太阳的微光泛在揉碎了的看不见边际的远方,绚烂的光芒交汇出瑰丽的色泽,这是阿瑞斯港湾最让游客钟爱的景色——“夏天的神迹”。据说,这一望无际的镶着金边的云彩是通往天堂的阶梯。




  


  这里的夏天特别喧闹,人们的声音在海水里煮沸,卷动着潮热的气息又回到岸边,白色的水沫吞吐着金色的沙粒,淘出来彩色的贝壳和海星,星星点点的铺陈在碎沙之间。人们怀揣着自己的爱情、梦想与希冀来到这里,期待着神迹的降临,这种热闹在日落祭达到高潮——按照巫师的启示将王子或者王女当做祭品,在太阳底端刚刚亲吻到地平线上的时候,一艘小船将承载着王子或王女和紫色的风信子摇曳到海的远方。


  


  


  “圣子或圣女是赠与神的礼物”,巫师说,“三天之后,圣子或圣女乘着奇迹归来,蓝色的凤信子被神收下,神会以各色宝石为馈赠,以‘神迹’为背景,赋予圣子或圣女天堂之上的力量。”


 


   


  “那,要是没有回来呢?”叶修问道。


  



  “那,”巫师的脸遥望着海的那边,橘红的夕阳刻在他脸上凹凸不平的皱纹里,却凸出了那眼的灼灼光芒,“就永远不会回来了。”


  


  


  


 


   叶修也常到阿瑞斯港来,不过,他更喜欢夜晚的版本。傍晚和夜晚的界限不过是那温热的太阳沉于海底,可是,当天空被深蓝和黑色侵袭、蔓延和覆盖,刚才还留存着人体温度的沙粒就开始冷却下来。就像光明让人想到神,黑夜总给人恐惧和不安,就像与天堂想对立的地狱——在传说里总是阴森而恐怖的世界。在这样的环境下,火光照耀不到的地方都是恶魔容易聚集的地方,人们自然是不敢久待。


  



  在这点上,叶修是个异类。他从来不害怕黑夜,当指尖的流水滴落映照着钻石般的色泽,当月亮揉碎在海波上,叶修就无法逃离这份美感的俘虏,心甘情愿的留在这里。今天是他偷跑出来的第n天了,叶修躺在沙滩上静静的听着潮汐声,双腿自由而惬意的摊开,身体呈现一个“大”字。


  



  


  海浪追着沙滩翻滚,远远听着像是有人在说话,这会儿天才刚暗下去没多久,星海还没有铺陈开来,海面也没有染上幽光,叶修听了一会儿就起了身,扭头往山里钻,蜿蜿蜒蜒的山路曲折,那是通往城堡的小路——为了不被其他人发现他一个人偷跑出来,叶修也是研究出来一道专门的路线的。


  


  


  “叶修,你才回来!”一看到叶修身影,叶秋就忍不住开始数落起来,“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偷跑我打掩护有多紧张!要不是我们是双胞胎我都不知道你要怎么办?”


  


  


  “有你在,我很放心。”叶修眯着眼笑着,双手枕在脑后,全然一片放松的态度。不理会弟弟的炸毛,叶修问道:“今晚上巫师要公布神谕,要不要一起去偷听?”


  


  


  “哈?能听神谕的只有父王母后,我们不能偷听神谕、亵渎神明的啊!”他的眉毛都快竖起来了,眼梢都是暴怒的殊色,“我是你的弟弟,真的太倒霉了,你可别偷跑,我会看住你的。”


  


  


  叶修只是笑着,打量着叶秋的脸。两个兄弟面对面站着,同样的身高同样的穿着同样的身材,一个笑的开怀,一个是愠怒的神色。虽然是双胞胎,模子跟刻出来的一样,但是两个人的气质是天翻地覆的迥异。“你要学会冷静,不然一生气眼尾就发红,容易被发现你假扮我的。”


  


  


  “叶修!”叶秋这下彻底怒了,“你个,你个……”看到弟弟一时支支吾吾,找不到合适的辱骂性词汇,叶修“好心”的回帮了腔:“笨蛋?”叶秋显然是个乖乖男,行动举止十分优雅,连骂人的话都不曾讲过。


 


  


  “哼!我不和你一般见识!”叶秋蔑视了叶修一眼,转身走开,“和你这种家伙吵架会降低我的格调。”听着快赶上跺脚的脚步声,叶修笑的更加开心了。


  


  等到叶秋的身影看不见,走廊里已经只剩下他一个,清冷的月光撒下来,清风抚动着树梢,一只练雀儿围绕着天上的玉盘旋转着,过了一会儿落在了叶修的肩上,小声的叫着。叶修看着自己肩膀的小家伙,认命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拿出来晒干的虫子喂它。尽管叶修不怎么喜欢小动物,但是奇怪的,一些鸟类和动物都特别亲近他,包括一些猛禽走兽。这是大晚上叶修敢一个人上山的缘故。


  


  


  小鸟凑近了叶修的手,它摇晃了两下脑袋又看了看叶修,黑色的羽冠耸动,黑葡萄似的眼睛瞧着他,“不吃吗?”叶修蹲了下来,略长的裙摆散落在四周,脚脖子上挂着的红绳编织绳愈发衬的那腿部白皙。叶修垂下眼睫毛,问道:“我可不会鸟语,不知道你们想干嘛?”


  


  小鸟歪了下头,只盯着叶修,它顺着叶修的胳膊往上爬,一跳一跳的,终于在叶修的肩上停下,它“呼哟”了一声再也不叫了。“忽悠?”这倒是独特的叫声,叶修看着肩上这只洁白的鸟儿,嘴角划过一个弧度,“你想留在我身边?”


  


  “呼哟!”听着鸟儿又叫了一声,叶修说道:“那好,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忽悠了。”


  



  “呼哟?”叶修点了点头,对自己起的名字十分满意,他说:“走,我们去瞧瞧那神谕,是打算杀了我呢?”叶修的嘴角还是弯着,眼神却凌厉了起来,“还是要杀我弟弟。”


  


  巫师那时说的话就这样翻腾在脑海里,“献祭了三百多个圣子圣女,但是能获得奇迹归来的只有不到十人。叶修,你和你弟弟可能只能活下一个。”巫师浑浊的眼球落在叶修身上,那见证了一百二十年的眼神饱含了威压与残忍,使得叶修不由得战栗起来。


  


  


  “没有解救的办法吗?还有,您为什么告诉我?”叶修了解这个事件的时候也才五岁,小小的他尚未学会隐藏自己的想法,质疑和愤怒的目光就这样落在神的代理者——巫师的身上。他还没能体会到神的存在的意义,他只是想着一定要找到两个人都活下去的办法,哪怕这是对神的亵渎。



    


  巫师摇了摇头,只是说道:“神谕还未降下,珍惜现有的时光吧。”巫师拄着拐杖,佝偻着背往内室进,灯油上的灯芯明明灭灭,留下小小的叶修一个人沉思着。


  


  


  


  


  


  


  


  


  


  


  


  


  


  


  


  


  


  


  


  


  


  

"蓝湛,你抹额又掉了~"



摸一个皮皮羡很开心